90后女孩为逝者化妆 曾深夜一人对300个冰柜

2015-05-09 15:22 来源:东南网

“90后”姑娘为逝者化妆曾深夜一人对300个冰柜

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防腐整容组工作场景合照,谢晓英(右)

  独自一人值夜班,和装遗体的冷冻柜做伴;逝者的眼睛处于半闭合状态,想尽办法使其闭合;面对血肉模糊、变形变质的遗体,细心地为他们整容化妆……你很难想象,这竟是一位“90后”漂亮姑娘干的工作。

  日前,市殡仪服务中心防腐整容组荣获团市委颁发的2015年“厦门五四青年奖章”。这支特殊的队伍只有7个人,平均年龄34岁。每年,他们用双手为近3000名逝者描绘生命最后的尊严。谢晓英是组里唯一的女同志,也是最年轻的“90后”。

  想过放弃 曾恶心得几天吃不下饭

  谢晓英就读于重庆城市管理职业学院“现代殡仪技术与管理”专业,2013年毕业后进入厦门市殡仪服务中心实习。作为组里唯一的女性,一开始,晓英对于遗体的恐惧感十分强烈。她的工作生涯,是从战胜恐惧开始的。“工作时,我们总会遇到那些死于非命的逝者,凶杀、车祸、高处坠楼等等,往往血肉模糊,惨烈而又狰狞。面对那些严重变形、变质的非正常死亡遗体时,那种恐惧、恶心的感觉让我久久难以释怀,甚至好几天都吃不下饭。”

  很多人不理解,一个20多岁的小女孩,还没有结婚,为什么不选择一份体面光鲜的工作,而是选择经常要接触遗体的防腐整容组?这也曾一度让晓英打过退堂鼓。

  正当晓英举棋不定时,同事们纷纷来给她打气,不厌其烦地给她这个新员工传授知识和经验。这让晓英十分感动,最终坚持了下来。

  夜半值班 与300多个冷冻柜做伴

  工作以来,晓英经历过不少的挑战。防腐整容组一共七人,每天晚上都必须安排人员值班,这就意味着每人每周必须值一次夜班。“记得第一次值夜班时,空荡荡的殡殓大楼一楼,就只有我一个女生和旁边300多个冷冻柜做伴。我把走廊所有的灯打开,吓得大气也不敢出,想着在恐怖片常常出现的场景,睁大眼睛不敢入睡,整栋大楼寂静得只听得到冷冻库机器运行的声音。”回忆起来,当时的恐惧晓英至今历历在目。“但是慢慢地,我坚持了下来。千锤百炼终成钢,我硬是把自己潜在的胆量给逼出来了。”现在,就算是凌晨一两点有遗体运进来,晓英也能冷静地检查逝者仪容是否完整、做好登记,再进行收殓包扎,然后把遗体放进冷柜。慢慢地,防腐整容组有个“谢大胆”的雅号便传开了。

  细致工作 为逝者描绘最后的尊严

  遗体整容,都做些什么?说起来简单,其实比普通的化妆要难多了。“如果逝者的眼睛处于半闭合状态,防腐整容师就要想尽办法使其闭合;有的老人瘦得两颊凹陷,就要进行填充和美容;还有的逝者嘴巴没有全部闭合,就要帮助他们完成啮合,而且要注意保持力道和角度的准确;就连有些疾病可能造成的皮肤松弛、面容变色等细节的改变,好的防腐整容师都能最终将遗体处理成最佳状态。”晓英这样描述他们的工作。

  工作以来,晓英的服务对象有因病去世的小孩、殉情的青年、跳楼自杀的民工,也有含辛茹苦一生老去的老者。“我不断地告诫自己,这是逝者人生的最后一程,我们的工作是对逝者本人生命尊严的最后一次维护,容不得出现任何差错,一定要好好对待才能对得起自己的良心。”晓英说。

版权声明: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
分享到:0
没安装畅言模块